电影天堂_在线观看_免费电影_免费在线电影_在线电影_电视剧_视频大全_免费观看电影_种子下载电影天堂_在线观看_免费电影_免费在线电影_在线电影_电视剧_视频大全_免费观看电影_种子下载

搜索

在我们的采访中,吴京和刘慈欣达成了最新合作

在我们的采访中,吴京和刘慈欣达成了最新合作

《流浪地球》发布会现场图

《流浪地球》发布会现场图

新浪娱乐讯 看着面前的三张椅子,刘慈欣、郭帆、吴京用了半分钟的时间想把C位谦让出去。一个是中国科幻文学的绝对大拿、一个是自带光环的“票房锦鲤”、一个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开路先锋,重要性都不言而喻。

最后还是导演郭帆坐在了中间。

他们呈现出了完全不同的三种状态——吴京很亢奋,犹如《战狼》系列票房节节高时的那种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追求的是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参与《流浪地球》,就像一次开创新纪元的英雄主义壮举;郭帆很谨慎,吴京在片场看到的郭帆是每天只睡三个小时的拼命三郎,仿佛《战狼》时期那个甲亢的自己,到了宣传期,郭帆也很像《战狼2》上映前的吴京,为自己的项目自豪,但又带着几分惴惴不安;刘慈欣反而是看起来最淡定的一个,《三体》的失败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流浪地球》拍摄期他甚至没有去片场看过,他将小说创作与影视化分得很清楚,给予科幻电影足够的尝试空间。

说了很多年的“中国电影科幻元年”,明年终于要来了。《流浪地球》定档2019年大年初一,成为第一部问世的刘慈欣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10月底,《流浪地球》首次全阵容亮相,刘慈欣、吴京、郭帆合体与新浪娱乐对话,分享了中国科幻电影初创期的种种艰难。

自《战狼》系列票房大卖后,吴京就成了圈内的“票房锦鲤”,但吴京却说,超越自己就是给自己挖坑,他现在正处于修整充电期。在我们的采访中,他还顺势向刘慈欣约了一本新小说,达成了最新合作意向——拍一部军事科幻片。

刘慈欣

刘慈欣

《三体》的失败在意料之中

新浪娱乐:作为《流浪地球》的原著作者,刘老师有经常去片场吗?

刘慈欣:没有。

新浪娱乐:那您还是挺放心的。

刘慈欣:不是,我作为一个小说的作者,我在电影拍摄片场是发挥不了任何作用的。

新浪娱乐:有些小说作者对自己的版权保护得特别紧,会怕改编不好,但是您把版权纷纷卖出去了,您是怎么考虑的?

刘慈欣:也没有纷纷地都转让出去,目前转让的还不到五分之一,剩下大部分还是保留着,转让的也是比较谨慎地转让的。但是现在的话你总得尝试,你什么都不转让、不拍的话,永远也出不来电影的作品。

新浪娱乐:《三体》的情况有没有影响到后来您对转让版权或者影视化的信心?

刘慈欣:《三体》的情况,包括每一部转让出去的作品,它的拍摄中间遇到坎坷、遇到曲折、遇到困难,这都是意料之中的,如果遇不到的话才是意料之外的。我们正处于一个中国科幻片的起步阶段,这都是很正常的。

新浪娱乐:在起步阶段,刘老师最重要的一部作品遭遇这样的情况,各位作为业内人士会不会觉得中国科幻太难做了?

吴京:这不是已经做成了吗?

郭帆:对,我们已经行动了。我们珍惜这个过程,不要所有事情以最后它成与不成作为一个结果,很多事情跟人生一样,大起大落都会有,谁都会有成败的时候。你觉得这个过程值得,那我们就去珍惜这个过程,你觉得这个过程有奔头,那我们就去做,我觉得这个很重要,我是敬佩所有尝试新事物的人。

吴京

吴京

吴京向刘慈欣约拍军事科幻

新浪娱乐:刘老师觉得自己哪部作品最适合做影视化改编?

刘慈欣:这个不应该由我来觉得,应该由导演、制片人来感觉才对。我觉得哪个要改编都很吃力的。

吴京:(主动提问)您觉得您哪部电影适合我改编?

刘慈欣:《全频带阻塞干扰》,是个军事科幻。

吴京:成交吗?

(两人友好握手)

新浪娱乐:成交了,我们拍下来了,不过这部的版权现在卖了吗?

刘慈欣:这个刚转让。

吴京:啊?这是什么情况,这是?

刘慈欣:我要跟你喝顿酒。

吴京:给我专门写一部。

新浪娱乐:刘老师接招吗?

刘慈欣:我觉得很有吸引力的一个项目。

新浪娱乐:但是要写出来,是不是还挺花功夫的?

刘慈欣:我们写小说和拍电影不一样,最大的区别在于电影它受到的制约是很多的,你项目立了,一旦剧组成立了,资金到位了,你不拍也不行。但是写小说的话就很自由,这个自由可能就意味着拖延,像对于我来说,作为一个作家,如果我对我的想法根本兴奋不起来,我肯定不会写的,因为自己都感染不了自己,你都对你的想法不震撼,那读者肯定也无所谓了。

吴京:殊途同归,你什么时候想好了,我什么时候再建组。

刘慈欣:所以对我来说,写作也是一个很慢的过程。

新浪娱乐:您现在在写什么新作品呢?

吴京:(迅速抢答)军事电影。

刘慈欣:我只会写科幻小说,但是也一直在努力地想,但是这个过程确实比较慢,需要时间。拍一部电影的工程进度在那儿,必须得做完,写一本书需要很长的时间,甚至耗费一个人一生中相当大的时间。

新浪娱乐:有计划准备什么时候出下一部吗?还是在拖延着?

刘慈欣: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出下一部,每天在努力地去写。

《流浪地球》发布会现场

《流浪地球》发布会现场

吴京不愿当“票房锦鲤”

新浪娱乐:吴京老师参与《流浪地球》这个项目的时候,会不会从导演的角度来思考,如果您来拍会拍成怎样?

吴京:首先我觉得我不会拍这个片子,郭导是理工科,他在拍戏过程当中做得事无巨细,太严谨了,在一个画面里面同时比如100多个屏幕在滚动,我们拍的不是绿布啊,这100多个屏幕同时要有不同的画面、不同的设计,每一个设计他亲自参与,后台73台电脑同时在操作这个东西,他建立起了另外一个新的工业体系。

我刚把军事电影体系摸透建立起来,你让重新再去建立一个新的类型,我恐怕付出不了这么多和难以胜任这么多的工作,而且对数据这种东西,我做得绝对不如他这么严谨,我是体育大学的。

来参加这部电影,是因为如果中国人不拍这种科幻片,没人拍的话,我们还会落后别人的电影工业很多年。过程当中肯定有人会骂,为什么郭帆不按照刘慈欣老师原著去拍?刘慈欣老师你为什么要让他去拍?他又是拍《同桌的你》。你为什么让吴京去演?没关系的,我们先让事情发生,发生了之后才好玩儿。因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人在笑、有人在骂,还有人垂涎三尺呢,反正我喜欢的是,要做就做第一,喝一口汤,那才有味道,各中的人生百态的滋味才好玩儿,不然的话,重复别人的东西何必呢?也是因为这种性格我才会拍《战狼》,也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所以我喜欢这种挑战。

新浪娱乐:《战狼》系列之后,大家对您的要求和期待都上了一个新台阶,压力大吗?会觉得以后接戏导戏都需要特别谨慎吗?

吴京:哇,你让我下一部还56亿?我觉得超越自己就是给自己挖的坑,千万不要说“我要超越自己”,年有四季,人生里也有春夏秋冬,这是一个常态,我觉得给自己这样设定太累了。

最近这段时间正好是以逸待劳,多学习学习看看别人怎么拍戏的,最近也在看书、上课,沉淀、写剧本,正好是一个休息期,休息了再出发。

而且我们这个职业,不允许我们总是定这么一个特别现实的目标,毕竟电影有艺术成分的存在,有的时候我们得了一个东西很难再去重复它,能够享受你所从事的这种职业,它能够给你的生活带来快乐,让你有成就感,就已经够了。如果你说,不行,下一次的目标是60,再下一部80,天啊,那我还不如别演跳楼,我直接跳楼好了。

新浪娱乐:有没有觉得您现在变成了票房锦鲤?

吴京:不是的,我觉得这是一个误区,不是说吴京有一个56亿的票房就什么都成,不是的。可能在我自己的领域里面,我比别人先走了那么一步,但是在整个电影行业里面,我这一步是太微小的一步了。你看科幻电影第一部来了,军事类型片电影是第二部,包括中国军事电影的工业基础,这是一个体系问题,还有制度问题和规则问题,包括演员受伤的问题,武行受伤的问题,包括我们机械工程的问题,如果想拍得更好的话,你首先得跟一帮像我们这种对电影有情怀的人,大家一起搞个事儿,用各自的专长,先把我们的工业基础建扎实了,可能对我们今后的拍摄更有帮助,我想的更多的是这些东西。

导演郭帆

导演郭帆

中国人拍科幻电影最缺的是情怀

新浪娱乐:三位最喜欢的科幻片是哪一部?

郭帆:《2001太空漫游》、最近的是《星际穿越》。

刘慈欣:也是《2001太空漫游》,我觉得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一部,而且很奇怪,后来再也没出现过这种类型的电影。

吴京:我也是。

新浪娱乐:看来大家的审美都是一样的,应该在剧组很聊得来。

郭帆:那部确实达到一定高度,到后期几乎没有了,现在看依然很好。

刘慈欣:60年代的特效现在看来还不过时。

郭帆:而且你会想他是怎么拍的,依然是这个问题。其实我们电影里面有一个类似小机器人的东西是致敬这部电影的。

新浪娱乐:现在大家都在说科幻元年这个概念,说着说着明年就真的来了,《流浪地球》应该是打响了第一炮,各位觉得中国之前一直没有出现科幻电影的原因在哪儿?

刘慈欣:科幻本身有一个很奇特的特征,它是一个国家的晴雨表,像大英帝国最强大的时候,科幻文学在那诞生。后来大英帝国衰落,美国崛起了,科幻的中心就顺理成章移到美国。现在为什么中国的科幻片受到关注,先是科幻小说,我相信很快中国的科幻电影也会受到关注,可能与我们国家文化的存在感是密切相关的。这个时代在呼唤着科幻电影,呼唤着科幻小说,这个是迟早的事,这种经典的科幻电影迟早会出现的,受到世界关注。

郭帆:不管是科幻文学还是科幻电影,它都需要有一个基础,就是国家基础,简单讲,只有国家强大了之后你才有可能去拍科幻题材,这个不光是外部条件,还有国民观众的信心。如果一个国家不够强大,拍的科幻片子你也不太会信,如果我们要处理一些全球性危机的时候,这些人站出来,你觉得可信度就会很低,说服力很低,就会丧失掉创作基础。所以一个国家的发展和强大,这是一个基础,这是一个时代到了这个点,才有可能去做这件事情。

新浪娱乐:三位觉得怎样的导演适合拍中国的科幻片?

吴京:(指指旁边的郭帆)胡子拉碴,年纪一把,这样的导演。

刘慈欣:以前我有这种感觉,中国拍科幻片,我们有很多缺少的东西,技术、资金,特别是经验特别缺少。但是我觉得中国拍科幻片最缺的是一样东西,就是科幻的情怀,这是很重要的。

就是说科幻片首先就表现我们人类面对宇宙的那种渺小,我们和宇宙的关系,我们在宇宙中的时空中的命运等等,这都需要一种情怀来感受。我认为郭导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有这种情怀。

新浪娱乐:郭导之前的作品给我们的感觉离科幻还挺远的。

郭帆:也有近的吧,《李献计历险记》是比较近的。我个人做电影有一个很大的目的,就是想去拍科幻片,我做导演就是因为我看到一个片子叫《终结者2》,当时我就被里面的画面及特效的东西吸引,我当时一直有疑问说,为什么中国没有科幻片?后来慢慢才明白这个难度有多大,包括工业缺失的部分。所以我做电影最终极的目的其实就是想拍一个科幻片,包括《同桌的你》里面,其实拍了一部分挺奇幻的东西,但是后来剪掉了。

《流浪地球》主创合影

《流浪地球》主创合影

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多难?

新浪娱乐:从科幻文学到科幻电影,两个领域之间的跨越难吗?

郭帆:文学领域跟电影是两个领域,因为观众的视角不同,比如在小说里边我们可以看到更宏大的视角,特别是大刘老师的作品往往会站在更高的角度,甚至于超出人类的角度,是宇宙的一个视角去看待人类。电影其实是相对局限的,电影最重要的是核心地表达人跟情感,电影不能单纯讲世界讲世界观是什么样的,那就成了科教片,电影还是要回到人跟情感之上。

新浪娱乐:所以这次原著改编的工作应该是最费工夫的吧?

郭帆:难在两个层面上。一个层面是我们要先根据大刘老师整个小说,把那个世界观提炼出来,世界观当然它不光是文字,还有视觉,也就是我们写一部分文字的时候就要用概念设计的方式把这个文字呈现出来,这样才知道这个世界什么样子。那还有一些基础,比如从政治、经济、文化各个方面做一些设计,未来是什么样子,包括我们跟影片有关的环境的设计,大气、各种地貌之类的东西,以及它在宇宙空间运行中的东西,这是世界观的设定。

之后第二部分是剧本,剧本是在这个世界之下发生了什么故事,是谁跟谁的故事,情感是什么,这是另外一个层面。不管哪个层面,这里面都多了一个部分,跟传统剧作创作不同的是,我们会有很多的概念设计在里面,每写一部分就需要把它画出来,这样的话编剧才知道原来我写的那个房间是这个样子的,它是一个相互互动的过程,比如我们这个房间里面多了一个仪器,他会想,原来这个东西还可以继续往下编细化的故事,是这样来回交互的过程。

新浪娱乐:想象力是一个问题吗?我个人会觉得很多科幻片视觉呈现上都是废土电影的美学风格、都有机甲这些元素等等,各位觉得找到新的概念、新的美术的方式,是一个难点吗?

郭帆:我觉得中国不管在哪个层面上的创作者从来不缺乏想象力,《西游记》都可以编出来,我觉得从来不缺乏这方面的想象力。其实大刘老师给到我们的原小说就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情感,就是中国人对土地的那种情感。西方文学里我们经常看到他们的状态是仰望星空、眺望大海,而中国人是面朝土地背朝天的人,所以我们在去做这个片子的时候更多往下面看,往脚下看,包括在美学呈现上都有很多实的东西,我们去掉很多虚的东西。当然我们会参照,你可以看到美式的科幻或者日本式的科幻里面的设定,其实我们把这些东西都会往外排除一些,我们找到中国人更容易接受的审美上的东西,所以这是刚才大刘老师说的情怀的东西。

(京雅/文 张大伟/摄像)


首页  »  影视预告  »  在我们的采访中,吴京和刘慈欣达成了最新合作